我的仁济情缘监护室里的老人与女孩们……

  不久前,仁济外科监护室收治了一名肠梗阻术后的老人,这是一位年近90岁的老太太,既往有肺纤维化病史,在本次手术后,出现了呼吸衰竭的症状。低氧的发作让老太太不停地喘息,仿佛狂风骤雨中簌簌抖动的树叶,在生命的枝头摇摇欲坠。

  肺部CT的检查结果更是让所有人的心都揪了起来。肺部大量空洞和纤维化形成,影像学表现杂乱得好似马蜂窝,这在医学上有一个专门的描述:蜂窝肺,代表肺部失去了绝大部分的功能。此刻,老太太因为呼吸费力,五官痛苦地纠结在一起,氧饱和度也蹭蹭往下掉。

  你看,Bipap面罩使用没多久,老太太的脸上再次纠集起痛苦的沟壑,我们的床位护士看在眼里,也心疼不已。她们担心因为面罩太紧,勒得老太太不舒服,但又生怕松动,面罩会造成漏气。再三思忖之下,姑娘们用敷贴在老太太的嘴角和鼻翼处垫起一个席梦思床垫,让呼吸面罩实现了软着陆。感受到了脸上这个柔软的装置,老太太的眉眼舒张开来,仿佛有一只看不见的熨斗,熨平了老太太的痛苦。

  经过化痰抗炎治疗,老太太的痰变多了。但肺病的病人的痰,又臭又黏,不易咳出,加之老太太身子弱,排痰着实费力。这时候,护士们的吸痰就显得尤为重要了。一根吸痰管,带着无限温柔,探入气道里,于轻拉慢提之处彰显功力。年轻的脸庞只为解除气道秽物而欢欣,从未见一丝一毫的嫌弃。

  肺内病情逐渐趋稳后,老太太的肠内营养被提上日程。对于无创呼吸支持的病人而言,进食有大学问。一方面,肠道的营养就好像发动机的柴油,不可或缺,另一方面,使用Bipap的病人容易腹胀,给营养治疗平添难度。在治疗的两难境遇中,护理工作帮忙指引方向,每一天,带着体温的手无数次地进行腹部查体,回抽出的胃内容物无数次地进行计量估计。老太太的营养治疗就在每日的密切评估中摸索前进。

  思念,是一种很玄的东西,但是对离开亲属的监护室病人而言,来自医护的安慰和鼓励却从未缺席。阿婆,不舒服是暂时的,咱们一定能挺过去,阿婆,您的孙女来探视啦,她多可爱,您要坚强,给她做个榜样。阿婆,您今天氧合指标有改善,您可真棒。耳畔的话语,就像是生命的号角,吹奏鼓舞人心的旋律。

  随后的故事顺理成章,老人顺利摘掉了Bipap面罩,并转出了监护室。转出科的那一天,阳光很好,细细碎碎地照进病房,像是金色的丝线,织出安详平静的美。老太太带着家属送来的红帽子,挂着宁静的笑,目光一遍遍扫过帮她做过护理的年轻脸庞,目光中有感谢,更多的是赞美……

  是啊,随着医学的发展,年龄的禁区被打破,越来越多的老人接受手术治疗,80、90岁在外科监护室绝不算稀奇。现代医学这双有力的大手,把人生的终点一次次后延。有人说,监护室是性命相托的最后一站,是生与死相隔的最后一关,所以,这一关一定要坚固,这一关一定要温情。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